精選内容

在晚上的文章開放的勞動力成本約束和文化場所是頂層設計

私服遊戲新開站點,24小時給你最完美的各種版本遊戲體驗

進入總站

  人力成本制約文化場館夜間開放 破題需頂層設計

  小朋友正在體驗“科學之夜”的“百人同繪科幻畫”的環節。

  10月18日晚上,中國科技館“科學之夜”活動的收官之夜迎來了21846人次的參展者。“多媒體表演秀”的舞台下人頭攢動,衆多白天無法參觀中國科技館的觀衆,在當天夜晚着實過了一把瘾。

  據了解,“科學之夜”活動是中國科技館為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舉辦的大型品牌活動,同時也是新館開館十周年系列活動的重點活動之一。活動舉辦的時間是10月2日~7日,10月16日~10月18日。

  “媽媽你能聽到我說話嗎?”10月7日,四年級的小學生李子楠(化名)在中國科技館二樓的互動展品“聲聚焦”中和媽媽進行了一次“無線”通話。該展品展示了一對抛物面鏡反射聲音的原理,李子楠對其中一個抛物面鏡的焦點輕聲說話,該鏡就把聲音平行地反射到他媽媽靠近的抛物面鏡,并在這裡的焦點聚合起來,因此李子楠的媽媽就可以在他對面十幾米遠的地方聽到他輕聲說話的聲音。

小朋友正在體驗“聲聚焦”。

  當天晚上,在中國科技館參觀的民衆體驗了衆多像“聲聚焦”的互動展品,還在中國科技館門口廣場區看到了“天和”空間站核心艙展示——繼中國(珠海)航展之後,這是“天和”空間站核心艙首次在北京展示。

  中國科技館展覽教育中心副主任、“科學之夜”活動負責人葉菲菲表示,“天和”空間站核心艙是空間站的主控艙段,主要對空間站的飛行姿态、動力性、載人環境進行控制,分為對接倉和生活控制倉。展示就是讓公衆直觀地了解航天員工作、實驗及睡眠區域,真切地感受航天員工作及生活環境,同時也激發青少年的航天夢想。

  李子楠的媽媽告訴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國慶假期期間因為工作原因,她沒法陪孩子出來玩,隻能利用晚上的時間。幸好中國科技館晚上開館,可以讓孩子在晚上接受科學氛圍的熏陶。

  開放夜場順應民衆之需

  中國科技館的“科學之夜”活動共吸引了67692人次參觀。葉菲菲表示,今年選擇在國慶開放夜場,一方面是為了獻禮國慶節;另一方面也是順應民衆的呼聲。通常,中國科技館下午5點就閉館,有的觀衆覺得有些早,希望可以像其他博物館一樣也提供夜間參觀時段的選擇。

  今年7月,《北京市關于進一步繁榮夜間經濟促進消費增長的措施》印發,要求培育“夜京城”商圈。在藍色港灣、世貿天階、奧林匹克公園等區域,打造首批“夜京城”商圈,形成“商旅文體”融合發展的夜間經濟消費氛圍,提升夜經濟消費品質,輻射熱點地區消費者。

  中國科技館位于奧林匹克公園園區内,是融合發展的夜間經濟的重點區域。葉菲菲表示,此次開放夜場,也是為了響應政府對夜間經濟的倡導。“科學之夜”“主題燈光秀”環節是為了夜場活動特别加入的内容。燈光秀結合了四川自貢花燈的傳統制作工藝和現代科技互動展示形式,緻敬新中國成立70周年,展示了我國重大科技成果。

  在談及今後的發展規劃時,葉菲菲表示,因為北京的冬天來得早,也來得快,民衆冬季的夜間外出活動需求會降低,所以今後打算在春季和秋季嘗試多開放一些夜場活動,将廣場展示和展廳展覽結合起來,而不隻是單純地開放展廳。

  旅遊業有良好的夜間經濟基礎

  據了解,今年的國慶閱兵和群衆遊行結束後,各省的彩車便停進奧林匹克公園進行展覽。葉菲菲介紹說,國慶假期期間,每天基本上有40萬人次的觀衆來到園區裡,中國科技館白天基本上有兩萬多人次的參觀量,為了保證安全,每晚兩個小時“科學之夜”其實沒有做太多宣傳。

  2017年3月28日,中國科技館被原國家旅遊局、中國科學院推選為“首批中國十大科技旅遊基地”。中國社會科學院旅遊研究中心研究員高舜禮表示,旅遊業其實從20多年前就開始做夜間經濟了,這是由旅遊業的特殊性決定的,基本上就是解決“白天看廟,晚上睡覺”的問題,所以有一些經驗可以總結。

  中國科技館門口舉辦的航空展。本文照片均為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 劉昶榮/攝

  高舜禮分析說,從旅遊業的角度看夜間經濟,主要包括兩部分:夜店、夜市等社會範疇的業态和夜遊河湖、旅遊演藝等旅遊業态。對于社會性産品來說,旅遊業可以為夜店、夜市等提供客流量,但具體的配置等問題需要政府推動;而對于旅遊行業内部的業态産品來說,也有一定的規律,不可以盲目經營。

  發展夜經濟需要頂層設計

  葉菲菲告訴記者,目前制約中國科技館持續開放夜場的一個主要瓶頸是人力資源調配問題。在中國科技館白天沒有限流之前,像國慶節假日期間一天曾達到5萬人次的參觀量,“這是一個非常可觀的數字,所以白天一天下來,工作人員已經非常累了,晚上再開放夜場活動,不太現實。”

  今年7月10日起,中國科技館開始試行場館限流措施,每天接待遊客的上限是3萬人次。葉菲菲解釋說:“這樣做也是為了削峰填谷,可以勻出更多人力服務夜場活動。像目前短期開放夜場的情況,有一部分工作人員白天和晚上都要工作。”

  高舜禮在接受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采訪時表示,如果不是企業而是事業單位做夜場活動,必然會增加其工作人員和單位的負擔,這樣便可能缺乏長久持續做下去的内在動力。葉菲菲也表示,短期的夜場活動可以通過臨時調配人員實現運行,但是如果要做長期的夜場活動,可能需要更多的頂層設計來扶持。

  高舜禮認為,夜間經濟需要一個自發、緩慢的培育過程,最起碼也要半年以上的時間才能形成一定規模,不可一蹴而就;與此同時,還需要安全、衛生、交通等多部門協作安排;最後,夜間經濟是衡量一個城市是否繁榮的重要标準,需要整個社會對其有一個正确的認識和開放的态度。

  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 劉昶榮 來源:中國青年報